导航集团实力产品荟萃企业新闻客户服务产品说明操作视频客户案例联系我们

古代商帮的案例分析范文

出处:本站 责任编辑: 时间:2018-07-25 [ ] 查看全部评论

  徽商是明清时期长江中下游地区涌现的最大的地域商帮,称雄商界400年,是中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工商企业集团,也是最具活力的工商企业经营管理者。徽商是中国商业的一次崛起,是商业文化的一次革命,它倡导了一种独具特色的商业道德,创造了一套完整的商务理念,这一切都源于博大精深的徽商文化。大文豪胡适先生把徽商比喻为“徽骆驼”,把徽商吃苦耐劳、百折不挠的创业精神赞之为“徽骆驼”精神。

  从徽商文化中,我们可以得到企业成功的启示:一是徽商的创业精神,二是徽商的创新精神,三是徽商的团结精神。徽商的创业精神表现在徽商的拼搏精神、勤俭道德、谦逊态度和诚信理念。徽商从小背井离乡,奋力拼搏,重勤俭重,自强自立,行谦让之德以营造融洽的各种关系为自身发展增强凝聚力,并且以诚信二字作为徽商创基立业的根本。徽商的创新精神在于其注重从实践中创新思路,以人为本,以制度作保证,以文化为基础,适时度势,永远进取。徽商善于利用宗族势力展开商业竞争,以地域为中心,以血缘为纽带,从自发到自觉地联合,通过联合和结帮经营减少内部消耗,依靠群体力量壮大整体竞争势力。创业精神、创新精神、团结精神正是企业持续发展的基本保证。

  纵览晋商、徽商乃至湖州帮的沉沦,都不是因为资金不足,而是因为浮躁、投机取巧,而且还自闭僵化,既不了解外面,也很少自我检省。浮躁是暴富之后就开始吃喝嫖赌,纸醉金迷;投机取巧就是倒卖盐引子,炒作地产。他们完成初始的资本积累后,无一不进军房地产,比如,湖州帮就是折戟在上海房地产投机狂潮里,胡雪岩所代表的徽商就是崩溃在自己的蚕丝贸易投机里。

  思维僵化的最主要表现,就是暴富之后不知道如何进一步发展!比如晋商读书的不多,徽商读书也只是热衷科举,为的只是进一步的。甚至很大程度上,他们往往不觉得自己是暴富的,反而认为自己的致富是辛苦闯荡而来的。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崛起都是靠当时的重大经济政策、开放政策。实际上,这些问题在今天看来也毫不陌生,而思维僵化这一点,恰恰是中华文化最陈旧最要不得的地方。所以,你不得不承认从古至今一家企业能走多远,最终取决于战略思维能站到多高。

  以此为鉴,其实只有两条出路:或是,顺应改革进入下一个政策性行业;或是,升级企业管理制度,实现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高度整合,告别传统的商业模式。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胡雪岩和晋商、徽商还有湖商根本不值一提,而宁波商帮和潮州商帮的战略高度反而更值得我们关注。胡雪岩只是个人的纯粹投机,不但无法引领一个行业,甚至都没法长存一个家族企业。他的财富完全来自权力腐败和荫庇。这甚至与其他同样基于权力垄断而崛起的晋商、徽商和广州帮等都不可相提并论,因为后者垄断正是为当时的政权提供了其必需的服务,并且正因如此才能得到政治体制上的不断维护和支持。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商帮能够长期做到顺应和主导改革,进而继续垄断这种政策性行业,特别是面对来自体制外部的强大挑战、竞争甚至侵略时,商帮大抵难逃被淘汰出局的宿命,包括晋商,徽商,湖商和广州商帮。历史都曾留给每个商帮转型的时机,然而山西票号迈向现代银行之几度难产,又无比鲜明地展现了僵化思维的痼疾。

  明清时期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商品流通领域扩大,商人十分活跃,逐渐形成了商帮。 著名的有徽商、晋商、江右商、洞庭商、山东商、陕西商、广东商、福建商、龙游商、宁波商等十大商帮。

  在明中叶嘉靖万历年间(1522--1620),十大商帮中最活跃的是洞庭商、 徽商和龙游商,当时社会上流传着两句谚语:“ 钻天洞庭遍地徽”、“ 遍地龙游商”。这反映洞庭商人、徽州商人、龙游商人遍布全国并雄踞商界的事实。 龙游历史上为姑蔑文化发祥地, 更是 “ 入闽要道”、“ 金衢处徽之冲”, 为古代重要盐道饷道,“ 通浙孔道,馈饷之所必系”之地,又是浙皖闽赣4省交通枢纽。明人徐复初说:“ 邑 (龙游 )当孔道,舟车所至,商货所通,纷总填溢。” 龙游人农耕之外,借交通之便,经商乃成谋生重要手段,加之龙游社会上素不贱商,头脑活络之人多选经商之路。 龙游有丰富的资源,这也为他们经商提供了物质条件。龙游多山林竹木和茶漆粮油等,这些土特产品成为龙游商最重要的外贸商品。

  当时的龙游商帮,以龙游商人为主体,涵盖了周围衢州诸县的商家。龙游商帮的形成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发轫于南宋,活跃于明中叶,至清乾隆年间为鼎盛。宋室南迁后,建都杭州,为了方便同长江沿岸抗金前线的联系, 官府修建了东起京城杭州,西接赣湘的官道。 这条官道在龙游和寿昌交界的梅岭关入龙游境, 龙游商视此为大好商机,就把木材运到杭州销售。 也有大商人到浙江外地经商致富,如龙游韦塘人朱世荣,“ 流寓常州致巨富,置产亘常州三县之半,后归衢江古码里,复大置产,当时以为财雄衢常二府。”到了明朝,一个以龙游商人为中心,带动整个衢州地区商人们的流域性商业团体响亮登场,他们在金衢盆地崛起,逐鹿中原,远征边关,漂洋出海,以“遍地龙游” 的气势被人们称为“龙游帮”。 据史料记载:明万历年间,“ 龙丘之民,往往糊口于四方,诵读之外,农贾相半”。明天启年间,“龙游之民,多向天涯海角,远行商贾,几空县之半。” 如商人童巨川在嘉靖年间至宣府大同做边贸生意,“ 一往返旬月,获利必倍,岁得数万金,自是兄弟更相往来,垂20余年,遂成大贾。”至清乾隆年间童氏家族:“多行贾四方,其居家土著者,不过十之三四耳。” 龙游商帮不像晋商手握巨资,经营票号,在金融市场上显山露水;也不像徽商垄断盐鹾,声名显赫。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导读

    无相关信息

专题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6-2018 沙龙国际娱乐平台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0,Template designed by 沙龙国际娱乐平台